欢迎来到中国扶贫开发协会!      

高端   精准   创新   融合


四川大力推广扶贫车间和致富带头人 “双引擎”拉着贫困户加速奔康

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0:19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36

冲锋号

11月2日,唐述李早早来到青川孔溪乡食用菌加工车间,与工友们一起对黑木耳、羊肚菌等食用菌进行育种。

“这儿月收入3000元,种5年地,也不如在这一年挣得多。”唐述李是骑马乡民主村建档立卡贫困户,今年3月来到车间打工,他格外珍惜这个工作机会。

从靠天吃饭的庄稼汉,到加工车间的工人,唐述李转型的背后,得益于我省大力推广的扶贫车间和贫困村致富带头人工作。

“近日,我省正式启动扶贫车间、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系统录入,未来,两大‘引擎’将带领贫困群众加速脱贫奔康。”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。

推广

建基地助就业,“双引擎”在川遍地开花

11月2日上午9点半,山里的大雾刚刚散去,青川县新旺竹荪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唐述刚便准备下乡,“今年有些村种羊肚菌,我得给他们培训技术。”

在青川种了24年竹荪的唐述刚,是全县闻名的致富带头人。但刚进入贫困村发展产业时,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。

2015年,县里找到唐述刚,希望他能在瓦砾乡乌龙村建食用菌种植基地。“我去村里一看,心都凉了!”唐述刚回忆,当时整个乌龙村没有一块平地,全是25度以上的坡地,村里严重缺水,最关键的是根本没有路,“就算种出竹荪,咋个卖嘛?”

后来,在县里支持下,乌龙村修通了一条产业路,村里第一个食用菌基地这才慢慢建立起来。目前,合作社建有食用菌种植基地1620亩,覆盖青川县10个乡镇的17个村,其中13个是贫困村,直接带动1000多名贫困群众就业。

在四川,像唐述刚这样的贫困村致富带头人还有很多。我省规定,原则上每个贫困村都要培养3名以上致富带头人,今年5月底前已完成认定。

同样大力推广的,还有扶贫车间。11月2日,记者走进位于青川县关庄镇群力村的展宏塑胶工艺制品有限公司,工人们正专心致志组装塑胶玩具摆件。这家扶贫车间创建于9月18日,共有54名工人,其中18人是贫困户。

公司董事长田娟,1995年去往东莞打工,从员工、组长一路做到主管到总经理……2014年,田娟创建了自己的工厂,年利润600万元。

2016年,广元市和青川县的领导去东莞说服田娟将工厂搬回县城。考虑到家人都在青川,加之政策优惠,2017年,田娟在青川县三锅镇建立扶贫车间,雇佣工人80名,其中19人是贫困群众。目前,两家扶贫车间均生产动漫玩具摆件和水转灯等工艺制品,产品销往非洲和中东,年利润300万元左右。

此外,不仅是青川,在达州市渠县、泸州市纳溪区等地,同样可见扶贫车间。

变化

贫困户的钱袋子鼓了,“等靠要”的思想变了

在唐述刚办公桌上,有7本装订成册的食用菌基地建设帮扶协议汇总。

“我们带贫的核心机制是‘三资入股’。”唐述刚介绍,所谓“三资”指的是土地资产、林木资源和财政资本。贫困群众可以流转土地折资入股,也可以通过向合作社提供用于种植木耳的青杠木入股,还可以凭借财政扶贫资金入股。

青川县沙洲镇大湾村村民王玉礼是“三资入股”的受益者。王玉礼贷款5万元入股合作社,去年底分红5000元,相当于他年收入的一半。

入股之外,贫困群众还可以通过种植食用菌增加收入。唐述刚说,合作社以低于普通社员10%的价格,向贫困群众提供优质菌种,再以高于普通社员保底价5%的价格回收同类产品。

唐述刚的做法与省上要求不谋而合。我省已明确,贫困户可通过自选项目或者已有项目与致富带头人合作经营;通过资金入股、土地入股等方式委托致富带头人经营资产;还可以在致富带头人创办的产业项目上获得务工收入。

扶贫车间的带动效果更简单也更直接。

“进厂上班是我最大的愿望。”11月2日中午,群力村村民周顺全一边给玩具摆件上色一边跟记者聊天。坐在轮椅上工作,是他与其他工人最大的区别。

周顺全从未想过自己也能在家门口上班,另外,因为离家近,这份工作一点不耽误他养猪、养鸡,“打工收入完全是额外增加的。”由于工厂刚开张,他还在实习阶段,但他对未来充满信心,“熟练后,一年能增收1.2万到1.5万元。”

“目前,从全省来看,扶贫车间可实现人均月收入2000到2500元。”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。

记者采访中发现,扶贫车间和致富带头人的出现,不仅鼓起贫困群众钱袋子,还给村里带来了好风气。“大家都在车间上班,村里打牌的明显少了,一些贫困群众‘等靠要’的思想转变了。”群力村第一书记邢跃川道出了新现象。

困境

面临资金和人才等难题,省上出台规划加大扶持

虽然带贫减贫效果较好,但仍有不少因素制约着致富带头人和扶贫车间的推广。

“最需要保险的支持。”唐述刚说,目前合作社种植的食用菌中,保险公司只给黑木耳上保险,其他品种一旦遇到灾害,就会面临很大损失。“今年青川县发大水,七佛乡新坪村种植基地被夷为平地,直接损失达80多万元。”

另一制约因素是人才和资金短缺。唐述刚说,合作社目前只有7名食用菌技术人员,按带动的17个村来算,还有10人的缺口。资金方面,他正谋划着建设加工厂房,未来涉足食用菌休闲食品、即食食品等行业。“厂房加设备,预计需要资金1100万元,成本比较大。”

如何解决上述问题?我省已有规划。

省扶贫移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我省要求各金融机构在依法合规、风险可控、商业自愿的前提下,重点加大对带动能力强、发展前景好的创业项目的支持力度;同时做好贫困地区农业产业发展融资风险保障金试点工作,通过“风险保障金+担保公司+银行”的合作方式,为致富带头人提供融资贷款。

此外,我省其他地区扶贫车间还存在劳动力培训成本高、生产效率低等问题。

为鼓励企业、农合社等各类生产经营主体吸纳贫困劳动力稳定就业,我省明确了1000元/人的一次性奖补标准和相应奖补条件;同时对有就业意愿的贫困劳动力提供免费上岗培训。各地也制定了相应政策措施,比如内江市明确吸纳10个及以上贫困劳动力、签订1年以上劳动合同、并购买社会保险的扶贫车间可认定为就业扶贫示范车间,落实相应补贴。

四川农业大学西南减贫和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蓝红星建议,贫困地区可以接纳一些技术要求不高、劳动密集型的产业,再利用便捷的物流体系与大城市形成产业链。他同时表示,政府在搭建扶贫车间的过程中要发挥作用,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。